社会影响 > 专家观点

返回

振兴实体经济,要打好财税政策组合拳

发表人: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9-06-23


      随着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政策逐步落地和增值税税率三档(6%、9%和13%)并两档,企业感受的减税力度有多大?接下来的财税政策在支持实体企业发展方面要如何发力?

在第六届财经发展论坛“振兴实体经济的财税政策”分论坛上,与会专家、学者讨论了中国实体经济面临的财税难题和对策。专家认为,振兴实体经济发展,财税方面要采取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但根本上还需要企业自身加强创新。

中国制造业企业税收贡献度高

营改增之后的2017年,制造业提供的税收占全部税收的比重是33%,在所有的行业当中排名第一;批发和零售的比重在14%左右,排名第二;房地产税收占整个税收的比重在13%左右的水平,排名第三;金融业大约在9%的水平,位列第四名。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白景明认为,相比国外,中国制造业的税收贡献度是比较高的。原因之一是中国的制造业可以说采取了重税的政策,原来制造业增值税税率是17%,现在虽然下调到13%,还是处在高的档位,关键是几个大的行业增加了消费税,比如汽车、成品油、卷烟这三个行业提供的消费税占整个消费税比重接近80%。

浙江省税务局副巡视员沈加潮表示,近些年部分企业税负有所增加,原因之一是税收征管的变化。营改增之前,小企业天然逃税的,营改增以后,小企业没办法随便开增值税发票,税负自然就上来了。“数据显示,在去年工业税负快速下降的情况下,房地产、租赁这些行业的税赋却是在往上走的。”他说。

打好财税政策组合拳

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也是实体经济大省。浙江省财政厅副厅长沈磊在主题演讲中表示,振兴实体经济发展,财税方面要通过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四则运算”),即针对性加大财政投入(“加法”);政府过紧日子,企业过好日子(“减法”);政府产业基金,撬动社会资本(“乘法”)和强化财政政策与金融政策的协同,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除法”)。

沈磊谈到,浙江省今年出台了一揽子减税降费政策叠加,包括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增值税大规模减税、个人所得税改革、社保减负政策等,预计全年可为浙江省企业和个人减负1500亿元以上,范围之广、力度之大,超过以往任何年度,也超出市场预期。今年1~4月,浙江省已累计新增减税430亿元。

具体而言,浙江省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按照50%的最高幅度顶格执行,成为全国减税力度最大的省份之一。在浙江省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已低于16%的背景下,再阶段性下调社保费,2019年各项社保减负措施可减轻企业负担377亿元。浙江省还大力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建立收费目录清单,于2017年在全国率先实现省定项目涉企“零收费”。

“除了运用传统的政策工具外,还要强化市场化思维,创新运用政府产业基金等市场化手段,变‘拨’为‘投’,引导带动社会资本、金融资本跟进投入,放大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乘数效应。”沈磊说。

沈磊表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无论是税收政策还是财政政策,从短期来说,会带来减收或增支,但从长远来看,有利于涵养财源、扩大税基,夯实财政收入可持续增长的基础。

振兴实体经济,要靠企业创新

支持实体经济的振兴既需要财政政策的扶持、加强税制改革力度,也需要靠企业去创新。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院长、特聘教授高强认为,最近十几年来一直都在实施的“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几个特点:一是以扩大赤字为标准;二是以增加支出为手段;三是以实施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为路径,实现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所以很多体现在政府扩大投资。但是调整财政税收的收入政策考虑得不多,特别是没有把振兴实体经济和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高强提出,第一,财政政策要关注中小企业“借钱难”问题。银行新增的社会信贷资金相当一部分是借新还旧了,财政的债务不仅仅是财政的风险,还会引导出现金融的风险。我们既要考虑通过减收增支,促进企业的发展,同时要避免出现系统性的债务风险。

第二,今后通过实施一些减轻企业负担的税收政策的同时要加强税制改革力度,逐步将我国的间接税费制改成直接税费制,这是改革的创新,这个方向是确定的,但是还没有实施。现在的税收政策和税制,存在很大的矛盾,如何协调好也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第三,振兴实体经济,财税政策的调整和改革是一个方面,仅靠财税政策不行,单靠投资也不一定就能办好事,实体经济的发展不是靠钱养起来的,而是靠企业拼出来的,不是靠政府扶持起来的,而是靠企业去创新、去探索、去研究攻关出来的,财税政策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但是千万不能形成依赖财税政策的扶持来振兴实体经济。没有创新驱动就没有实体经济的振兴,所以如何把我们的创新、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实现实体经济振兴的关键核心所在。

“振兴实体经济不仅要靠减税降费,还要靠严格的财税管理,税务部门应该有分析企业税收负担的这种职责。对于减税也不能一概而论,减税应该有一个目标,是用于科研、开发产品还是扩大市场销售等,应该有一个减免税务的绩效考核。”高强说。

(文转自:第一财经;作者第一财经记者孙维维)



电话:021-65908960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武川路111号(200433)

ICP备 Copyright © 1996-2015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ALL Rights Reserved